•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
  • 訂閱

    女玩家變多,游戲公司不再“重男輕女”了

    女性玩家也許很難在短時間內獲得游戲世界的絕對平等,不過越來越多的游戲公司大概不敢再像過去那樣“重男輕女”了。

    如果你是一名女性讀者,不妨在閱讀之前先做一道“解釋以下名詞”的測試題:

    1. 猥瑣發育,別浪!

    2.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3. 祖傳虛弱

    4. 瞎了我的氪金狗眼

    以上四段話分別來自于四款游戲,在大多數人看來,這些游戲“黑話”通常出現在煙霧繚繞的網吧或者男玩家的麥克風中,如能彼此聽懂,便證明是打游戲的同道中人。

    21歲的鄭琳卻諳熟這些游戲黑話,她在小時候便常在家和父親一起玩小霸王游戲機和超級瑪麗,上學以后開始在電腦上玩《絕地求生:大逃殺》(俗稱“吃雞”)、《英雄聯盟》(簡稱LOL)等多人在線游戲。那時身邊幾乎沒有女生打游戲,她只能和班上的男生組隊,只要有時間允許,每天都會打3到4小時游戲。盡管鄭琳形容自己的技術很“菜”,但這并不影響她對游戲的熱情:“跟技術無關,女生打游戲上癮起來,跟男生沒什么區別。”

    打游戲在社交網絡上常會成為不少女性詬病男性的一個愛好,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宅”和“不解風情”,畢竟男性一打起游戲來,微信和電話等一切外在干擾都會被屏蔽。

    然而,多個最新報告顯示,如今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正在愛上打游戲。

    根據IDG去年發布一組數據顯示,《王者榮耀》中的女性用戶占總用戶的比例達到54.1%,已經超過男性,遠高于同類游戲35%的平均水平。今年5月,游戲產業數字研究機構“伽馬數據”發布的《2018年中國女性游戲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游戲用戶數量較2017年增長了2100萬人,達到5.83億人,其中女性游戲用戶數量增長約1500萬人,成為拉動游戲用戶增長的主要增量。

    △ 《王者榮耀》

    有一個比較直觀的表現是,在“吃雞游戲”最火的那段時間,幾乎每個年輕人的朋友圈里都經常刷出曬戰績的動態,這其中有很多女性的身影。知乎上也出現了像“女玩家玩《絕地求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的問題,它的回答已經超過了2000條。

    很多游戲公司已經注意到了這個現象,并嘗試在游戲設計和營銷上向女性用戶示好。

    休閑類游戲,出現女玩家氪金潮

    提到國內火爆的女性游戲,必然繞不開去年年底爆紅的戀愛養成類游戲《戀與制作人》——這款游戲在上線的第13天排到iOS暢銷榜前10名,約94.2%為女性玩家。據伽馬數據CNG測算,《戀與制作人》上線30天的全平臺流水超過2億元。

    這款游戲由疊紙網絡出品,此前它曾在2013年推出《暖暖的換裝物語》和《暖暖環游世界》,在2015年推出《奇跡暖暖》,其中《暖暖環游世界》在蘋果商店曾獲得日本區付費全榜第一,擁有大量亞洲女性玩家。只不過,之前的幾款游戲多以個性化裝扮為主,滿足女性用戶的審美需求,而《戀與制作人》則直接滿足了女性對“完美男人”的想象——四款不同風格的男主角,配音由吳磊、夏磊、邊江、阿杰完成,女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愛好挑選,自己則作為剛接手父親瀕臨破產影視公司的少女。

    和手機上的男性游戲角色談戀愛,和對著屏幕上的韓劇歐巴幻想自己是劇中的女主角,這兩者把握的是女性的同一種心境。《戀與制作人》用“游戲”的方式增加了幻想過程的體驗感,而想要體驗地“一帆風順”,除了需要抽卡時候的運氣,更需要用錢來開路。

    △ 《戀與制作人》

    如果說此前女性往往是男性玩游戲的“受害者”,那《戀與制作人》可以說第一次讓男性見識到了女性玩游戲的“可怕”。

    “我女朋友每次都幾百塊錢地充值,幾乎是毫不猶豫,要我看這錢還不如拿去買包呢,”在校大學生張文濤說道,他和女朋友是大學同班同學。幾乎每個周末張文濤都會和室友去網吧打《絕地求生:大逃殺》,女朋友則對電腦上的聯網游戲不感興趣,只是偶爾玩玩手機上的休閑小游戲。女朋友為手游氪金還不足以讓張文濤感到奇怪,畢竟自己打游戲買裝備也經常花錢,相比之下他更受不了女朋友對“紙片老公”的癡迷程度。

    “那兩個月,她朋友圈發的全是那個叫什么許默的,還每天拉著我幫她抽卡,抽不到好的還怪我。”張文濤至今也無法理解女朋友花錢和虛擬人物談戀愛的意義何在,好在那段時間他看到其他女同學也在朋友圈曬自己的游戲老公,因此克制住了自己對女朋友的“偏見”。

    不過漸漸地,張文濤不再經常聽到女朋友念叨許默,這個名字被換成了“蛙兒子”。令張文濤欣慰的是,這款游戲不需要花錢,連他玩了幾次也覺得很有意思。

    △ 《旅行青蛙》?

    這是一款來自日本的放置類養蛙游戲《旅行青蛙》,其中超過7成的玩家是女性用戶。事實上,女性玩家一直是休閑游戲的主要玩家群體,尤其是在移動端。據伽馬數據統計,在3.7億的休閑游戲用戶中,女性用戶占據了六成。移動設備市場分析機構Flurry統計的數據也顯示,女性花在移動游戲上的時間比男性多35%,在游戲上的消費金額也比男性高31%。

    競技類游戲,專業女玩家在增長

    “不經常玩游戲的女生,才會去養青蛙和玩《戀與制作人》那種游戲。”李薇薇說道。由于父親是一名游戲愛好者,李薇薇很早便接觸到了游戲,15歲那年她和班里的男同學一起打英雄聯盟,漸漸發現自己的游戲水平比很多男生都要好。兩年之后,李薇薇和游戲里的女隊友組成了線下戰隊,開始打《守望先鋒》游戲的職業比賽。“女生也有很多打游戲打得好的,從競技風格上來說,女生偏穩,男生偏猛。”

    李薇薇和鄭琳將她們這種偏愛在電腦上玩競技類游戲的女玩家稱為“硬核玩家”,并都表示自己對《戀與制作人》和養蛙等游戲無感,且很少在手機端上玩游戲。“手機上的游戲復雜度、操作感和靈敏度遠遠不如電腦。”鄭琳說道。

    如果分析游戲設備的消費數據,就可以發現這類女性“硬核玩家”的數量在增多。根據JDND發布的《2017年3C游戲設備網購消費趨勢報告》,2014年男性用戶購買游戲設備的占比為90%,到了2016年占比下降到了88%。而在2017年上半年,購買游戲設備的女性用戶數量同比增長56%,增幅已超越男性。

    從目前來自iOS平臺和安卓平臺的游戲數據來看,女性使用時長高于男性的游戲有模擬類、紙牌類、方塊類、賓果游戲等。男性使用時長高于女性的有卡牌戰斗類、塔防類、射擊與角色扮演類等游戲。但一個大趨勢是手機端的游戲操作更為簡易,這讓女性可以更快上手競技類游戲。

    根據企鵝智庫去年發布的《王者榮耀深度調研報告》,80.6%的女性玩家表示,《王者榮耀》是自己玩的第一款MOBA游戲(多人聯機在線競技游戲),而這個比例在男性玩家那僅為54%。《王者榮耀》的單局時間短,操作簡單,女性玩家不用費勁研究游戲攻略,這使得這款游戲格外受女性歡迎。

    “傳統游戲雖然并不以吸引女性玩家為主要定位,但隨著傳統游戲社交屬性的增加,尤其是一些社交性強的MOBA與二次元游戲為代表的傳統游戲也開始受到女性青睞。”完美世界的相關負責人李潔告訴《第一財經周刊》。這家公司是《反恐精英:全球攻勢》(CS:GO)和《DOTA2》的代理發行公司。

    △? 圖片來源:Pexels

    “社交”是吸引更多女性玩家入游戲坑的主要原因。在調查女性開始玩《王者榮耀》的原因時,61.7%的女性表示因為“周圍朋友玩、好奇主動下載”,36.6%的女性因為“朋友推薦,拉我下載玩”,11.6%的女性因為“社交網絡里討論多”,而男性的這三個原因的比例均低于女性。騰訊公司副總裁、騰訊互動娛樂天美工作室群總裁姚曉光曾表示,當玩《王者榮耀》的女性增多時,女性天然的社交屬性會讓《王者榮耀》成為她們的一種社交方式——當周圍的人都在談論《王者榮耀》時,不會玩的人就會顯得格格不入。

    盡管很多競技類游戲不需要通過氪金來通關,但有一項設定是能夠巨大促進女性游戲消費的——皮膚。《王者榮耀深度調研報告》中,43.6%的女性表示自己的消費動力是“讓英雄外形更好看”,而45.9%的男性表示是為了“體驗更多英雄”。

    “女生都喜歡漂亮的皮膚啊,從原來的QQ炫舞那種游戲開始就是。”自稱“硬核玩家”的李薇薇說道。她目前在《守望先鋒》上購買皮膚的花費已經超過一萬元,平均每套皮膚100多元。

    游戲廠商開始把女玩家“收入囊中”

    盡管在2017全國女性用戶規模達到2.64億人,占比達到45.2%,但來自女性玩家的銷售收入僅為430億元人民幣,占總體游戲市場的比重不足1/4。

    “因為女性游戲付費用戶更傾向于小額的消費,各端口月均消費在百元以下的占比約為六成。”李潔說,“這主要因為女性多是游戲輕度玩家,而且以消除、換裝類游戲為主,這些游戲可以設置的付費點有限,不過隨著女性游戲的開發,付費點豐富了,消費額度會有一定提升。”

    在2017年國內收入排名前二十的移動游戲產品中,女性付費占比超過50%的僅有《開心消消樂》一款,排名第八,巨大的付費潛力讓游戲公司們更加重視女性游戲玩家。目前完美世界研發的多款游戲都瞄準了女性用戶市場,如《烈火如歌》手游、《夢間集》、《夢間集天鵝座》、新《誅仙手游》等。

    所以瞄準女性玩家,指的是在游戲設計上更照顧女性審美。“在游戲的設計上,操作和規則不能復雜,也不能太過暴力和血腥,要有更完美的畫面和動畫。“此外,李潔告訴《第一財經周刊》,游戲要給女性玩家更多自主選擇的空間,比如游戲人物的服飾、發型等等,以及更多可自由選擇的劇情、對話等。“關注細節,在對人物的刻畫方面越細致、真實、詳盡越好。”他說。

    采用了這套方法后,在新《誅仙手游》的新增用戶中,年輕女性用戶占比達到45%,這個占比在重度MMORPG(多人在線角色類扮演游戲)中算是比較龐大的,此外《烈火如歌》手游還開發了針對女性用戶的“美顏相機”功能。

    根據游戲分析公司QuanticFoundry去年發布的數據,《守望先鋒》上的女性玩家比例達到16%,是普通FPS(第一人稱射擊類游戲)的兩倍,因為里面的游戲人物兼具男性和女性的審美,畫面并非完全寫實那樣血腥,操作也更容易上手。

    △ 《守望先鋒》

    Quantic Foundry的聯合創始人尼克·伊曾表示:“更多女性玩家的游戲類型更強調完成與幻想,這是激發女性最重要的兩個動機,而男性愛玩的游戲風格則強調競爭和破壞,這是男性更注重的兩個動機。”

    吸引女性玩游戲,也會帶動女性游戲從業者的需求量。根據國際游戲開發者協會(The 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的統計,2009年至2014年期間女性游戲開發者的數量增幅達到22%。《守望先鋒》和《魔獸世界》的開發商暴雪集團也在去年公布了“全球多元和入選計劃”,表示將征集和保留更多的女性開發者。

    此外,吸引女性玩家需要加大社交媒體的推廣運營,制造熱點話題,比如影游互動、明星代言等。“還需要加大二次元衍生文化的營銷,同人畫師中約70%到80%都是女性,她們非常熱愛游戲,不僅有持續性的內容生產能力,還各自擅長不同的風格,這些畫師通常有互動、分享精神,往往一幅畫作能被轉發成百上千次,再加上粉絲的助推,其散播效果非常好。”李潔說道。

    但在游戲領域,真正的男女平等還未到來

    幾個月前,李薇薇所在的女子電競隊被俱樂部宣布解散了,現在她正忙著準備《守望先鋒》的校園賽和業余選手賽,其他的隊員也同樣做著和電競相關的事,比如電競俱樂部的經理或者領隊,但很少有人繼續做選手了。

    “雖然很希望女性職業電競選手能夠有一天像男選手一樣,有機會和資源,但我真的覺得很難。”李薇薇說。

    戰隊解散前,李薇薇所在的戰隊曾在一次京東舉辦的《守望先鋒》賽事上進入全國前二十名。“也就是說,這二十個隊里,后面有幾個男隊成績都不如我們,但是他們的贊助費肯定都比我們高。”據李薇薇回憶,自己之前所在的俱樂部,男隊一年可以輕松談下幾百萬的贊助,而女隊經常只能拿到十多萬。

    “你看韓國電競這么發達,女隊一樣得不到重視,再看看傳統體育,就拿國足來說吧,男隊踢得再差,也有人看,有人贊助,相比之下女足得到的關注太少了。”李薇薇說道。

    作為女性職業玩家,李薇薇感受到了因性別帶來的困擾。但另一方面隨著女性玩家的增多,社交網絡中也同時存在著很多對她們的“質疑”,比如技術太爛、只會撒嬌不認真玩游戲等等。

    游戲媒體Polygon曾在2013年發布過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文化刻板印象”怎樣塑造了游戲市場:人們普遍認為玩游戲的都是男孩,喜歡技術的也都是男孩,而大多游戲軟件的開發崗位由男性主導,于是開發者們設計出大量男性喜歡的游戲,營銷也面向男性玩家,最后玩游戲、在游戲上花錢的多是男性,又進一步加深了刻板印象。

    女性玩家也許很難在短時間內獲得游戲世界的絕對平等,不過越來越多的游戲公司發現女性玩家既能打怪獸又能氪金,還愿意轉發朋友圈,大概不敢再像過去那樣“重男輕女”了。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周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未登錄用戶
    全部評論2
    珞珈小和尚
    2018年10月15日
    最后一段哈哈哈哈
    怎么辦
    2018年10月13日
    很快,游戲重要還是我重要,她們自己都會有答案
    到底啦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
  •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