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
  • 訂閱

    中國最好玩的城市在哪里?這里有100個城市的排名

    好玩的城市意味著新鮮、有趣,意味著能帶給人們多樣的城市生活體驗與多元的文化內容感知。

    只要你的微信好友年齡跨度夠大,每逢節假日的“朋友圈攝影大賽”,就能見到天差地別的旅游方式——中國人三十多年的旅游史基本都濃縮在了其中。

    對當代年輕一點的旅行者來說,想去哪個城市旅游,不再只關乎景點多寡或優劣。適宜漫步的城市街道、米其林餐館、一個戲劇節、靠山望海的民宿,都能成為出發的理由,至于最終是否成行、待幾天則是一個綜合考量的結果。

    這也意味著,城市想要吸引人們來旅游更難了,交通、餐飲、住宿、文化活動等等各個環節都需要配合。越多元的城市,越能符合不同旅行者的偏好,也意味著更多的吸引力。看起來,一座好的旅游城市就應該是一個理想城市的模樣。

    我們曾在3年前的旅游城市榜單中提出“旅游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3年過去了,我們依然堅持這個觀點,但城市生活方式的內涵有了更大的提升——人們熱衷不同類型的城市生活體驗,文化內容的感知力也在多元的文化活動下變得敏銳起來。

    從今年4月文化部和國家旅游局的合并不難看出文化之于旅游的意義。仲量聯行中國戰略顧問部總監徐岱雄認為:“如何讓消費者能夠深度體驗到這個區域的特色是現代文化旅游發展的一個方向。”從政府、開發商到項目運營方,文旅項目的開發邏輯這幾年也在發生改變。從前高周轉的地產開發模式行不通了,精細化、品質化的內容運營才能迎合見過市面的、更挑剔的游客。

    因此,當我們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想要重新盤點中國城市對旅游人群的吸引力,一個首要的原則是綜合衡量城市在文化和旅游結合領域的活力。

    在構建整個評估體系之前,我們首先用基礎數據的綜合計算結果篩選出排名前100的城市參與到最終的榜單排名中。

    單純考量一座城市的旅游人口和城市旅游收入顯然并不能順應現階段關于城市文旅新引力的標準,當然我們也沒有拋棄這些基本指標。通過為城市接待國內外游客總人數、旅游總收入、人均旅游消費、酒店數量和景點總評論數分別賦予0.3、0.2、0.1、0.1、0.2的權重綜合計算,能夠篩選出值得進一步評估的城市。

    那些傳統的、特別是僅靠單一景點支撐起來的旅游城市,甚至都沒有獲得入榜的資格。靠近廈門的龍巖有著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永定土樓,到廈門旅游的人大多會抽上一天順道去參觀,但他們通常當天往返,不過夜也不怎么產生消費。

    經過這些基礎數據的篩選之后,《2018城市文旅新引力排行榜》提出體驗新鮮度、目的地憧憬度、品質成長力3個維度,分別從城市新鮮好玩的活動場所、文化體驗空間與度假配套設施,人們對城市的關注與青睞程度,以及城市的旅游綜合發展潛力等角度來綜合評估城市新的文旅吸引力。榜單的數據模型聯合了攜程、馬蜂窩旅游網、智聯招聘和騰訊社交洞察的旅游相關大數據,并結合新一線城市商業數據庫,設立了24個基礎數據指標。

    3個維度中,我們分別給予體驗新鮮度與目的地憧憬度兩者0.4的權重,其中前者涵蓋了我們對“文旅”與“新引力”的理解,后者是人們“用腳投票”的結果。至于品質成長力,它是一個天然具備未來指征的指標,當然其中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因此權重賦為0.2。

    2018年,最具文旅新引力的10座城市分別是北京、上海、重慶、廣州、成都、西安、杭州、南京、深圳和天津。一線城市之外,重慶、成都與西安分列第3、第5和第6位,這恰巧和抖音上的網紅城市名單一致。在抖音的100個有關城市形象的熱門視頻中,這3座城市的視頻數量就占到4成。

    為了吸引人們來旅游,不少城市政府熱衷于在抖音上開通官方賬號,鼓勵本地人上傳視頻。那些和當地文化或是城市風貌相關的視頻總是有很高的傳播量—游客到重慶必去的洪崖洞現在也成了抖音上最具重慶辨識度的視頻畫面,這和馬蜂窩上景點熱度排名體現的結果也相一致。

    一個趨勢是,人們正越來越喜歡那些從城市本身生長出來的、帶有當地文化基因的內容。從旅行中感受城市本土的生活方式,也是近年中國城市的旅游部門開始著力推廣的“全域旅游”概念的本質內涵。想法接近的旅游消費者與資源提供方,勢必會更快地把中國城市的文化旅游產業推進一個重視多元與豐富的新階段之中。

    后面的文章中會列出完整的100個城市的排名與得分。你可以看到體驗新鮮度、目的地憧憬度、品質成長力3個維度在文旅城市榜單的評估中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此外,我們還從文化能量、城市更新、民宿建設、深度體驗這4個與城市旅游相關的切面解讀文旅行業更深層的變化與內涵。

    體驗新鮮度

    關于某座城市的一張照片、一段視頻或是一場演唱會都有可能是年輕人作出旅行目的地決策的起因。體驗新鮮度正是希望從這種感受類行為出發,描繪城市能提供給旅行者的多元體驗與感受。

    用主題樂園指數、深度體驗指數、城市漫游指數、一站式度假指數來評估城市的體驗新鮮度,其實是考慮了人們4種截然不同的旅游消費方式。

    在單項排名中,你會發現一線城市和新一線頭部城市占據了前10名,上海、北京、成都分列前三。在這個更偏旅游消費升級的維度中,不管是文化休閑活動的舉辦,還是承載這些活動的空間建設,總會選擇那些消費力更高、綜合實力更強的城市。

    開業才兩年的上海迪士尼樂園2017年一年的游客量就達到1100萬人次,這個數字超過了國內所有主題樂園—包括運營已經相當成熟的珠海橫琴長隆海洋王國和杭州宋城,并且在亞太地區僅次于日本的東京迪士尼樂園、大阪環球影城和東京迪士尼海洋公園三大主題樂園。

    單從迪士尼的成功就可以看到主題樂園吸引人的能力,這些游客量同時也為城市帶來其他更多的旅游收入。但一個主題樂園的成功需要長時間的積累,徐岱雄的經驗是,開發商要投入大量的資源和精力來培育運營主題樂園的IP,收回投資的周期一般是15年左右。

    然而也有一些旅行者的目的并不那么偏向于游樂。上海電影節期間總有拖著箱子的外地影迷趕來看某場小眾電影,歷年上海國際馬拉松賽也吸引了很多外地的跑者。越來越多的人會單純為了電影、戲劇、音樂節、國際馬拉松比賽,或是某個歌手的演唱會,特地去當地過個周末或進行一次短途游。

    北京、上海2018年1月至7月在大麥網上售票的演出就分別有2874場和2282場,這兩座城市大型展演市場供應旺盛,也是僅有的兩個展演數量達到千位量級的城市。

    這也就是我們在這個維度中所說的深度體驗指數,游客的旅行目的在于參與只有當地才能提供的活動體驗。

    也有人的旅游方式是在城市中到處走走,像當地人一樣生活,感受當地的歷史文化。

    這種需求中,諸如咖啡館、酒吧、書店、livehouse、文創園區、博物館這樣的文化體驗資源就體現出其可貴之處,它們是城市文化的具象表現與空間載體,也構成了我們對“城市漫游者”需求的理解。

    按照國際經驗,通常一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均GDP達到5000美元時,就會出現成熟的旅游度假經濟。而一個好的度假型旅游景區的周邊勢必需要足夠多樣的餐飲、較好的住宿環境以及便利的生活設施。

    我們計算了景區周邊1公里范圍內餐館、酒店與廁所的數量和以用戶評分代表的質量。配套設施離景點越近得分就越高。麗江和烏鎮是典型的古鎮式旅游城市,酒店也多集中于此,而上海因為城市化程度更高,酒店和民宿幾乎全域分布。

    目的地憧憬度

    要衡量城市在大眾旅游群體中的受歡迎程度,官方統計的游客數量依然重要,我們把這項基礎指標作為“游客青睞指數”放進了體系中衡量。

    然而從籠統的旅游總人數中難以區分商務旅行需求和休閑度假出游偏好,也很難捕捉那些預示著旅游市場增長方向的快速轉變。因此,我們嘗試融入更為豐富的互聯網數據。

    攜程提供了2018年上半年網站用戶購買自由行、跟團游、門票以及當地玩樂、向導等非商務型旅游度假產品的整體統計數據。根據這些旅游度假產品的購買量,我們得到了每個目的地城市的“旅游人氣指數”。

    傳統旅游統計口徑中的熱門旅游城市,和互聯網旅游數據熱度最高的城市截然不同。

    使用互聯網平臺的休閑旅游者,顯然更愿意在三亞、海口、桂林、珠海這些休閑度假型城市度過一個悠長假期。武漢、合肥、洛陽、天津等游客總量排名靠前的商旅型、歷史資源觀光型城市,旅游人氣指數排名相對往后靠了不少。

    利用過去一年中,馬蜂窩旅游網上不同城市的新增游記數量以及旅游目的地熱度數據,我們評估了“游客關注度”指數。這批數據更多地來自一線和新一線城市用戶,它們可以代表重點旅游客源地人群對旅游目的地的關注增長。

    其中,目的地熱度提升比例這個指標綜合考慮了用戶的搜索、瀏覽和旅游產品購買行為,它指向那些受旅游者關注度迅速攀升的城市。最近一年“網紅城市”西安的目的地熱度提升了77%,超過了其他所有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在人氣本就很高的基礎上再實現高速增長,體現了它在旅游體驗和營銷上的創新能力。而遵義、渭南、臨沂、黔南、濰坊與自身相比,過去一年的熱度也實現了翻倍。

    有足夠好的大眾旅游基礎、值得花上一個假期前往、充滿上升活力并能提供源源不斷的新鮮感,這便是我們在目的地憧憬度指數這個維度里對一個被更多城市人憧憬的旅游城市的畫像。

    品質成長力

    在旅游這件事上,中國城市人出手愈發大方了。根據仲量聯行在《新文旅時代:消費升級與去地產化趨勢下的產業創新發展》白皮書中的研究,若將日均消費水平(以購買力平價為衡量指標)在20至50美元之間的群體定義為“都市休閑客群”—這個群體在中國據估測有1.8億人,他們在國內出游時,平均每人每天在旅游目的地的花費已經達到了1278元。

    ?一座具有成長性的旅游城市,必然是能緊跟這樣的旅游消費升級步調,永遠追求更好品質的城市。

    住宿升級潛力指數衡量的是一個城市能否為越來越挑剔的中國旅游者提供高品質住宿。上海作為外資品牌酒店最重視的城市,高端住宿數量稍高于北京;而新一線城市成都、杭州和蘇州的高端酒店聚集度已經超過了廣深。

    當年輕旅行者的經費不再那么捉襟見肘,他們對經濟型酒店的住宿質量容忍度也在快速下降。在上海、天津、濟南、無錫等城市,中檔價位的酒店也已經快速完成了一輪品牌連鎖化改造,為更廣闊的品質住宿市場提供了支撐。

    旅游人力指數考量的是一個城市的旅游業人才吸引力。從住宿、餐飲、景區到公共交通,高水平的城市旅游體驗,背后需要整個城市高水平服務人才提供支撐。智聯招聘的數據顯示,杭州的旅游及餐飲服務業平均薪資在新一線城市中最高,它能吸引更多人加入這個城市的旅游行業。而北京和成都旅游行業求職競爭指數更激烈,而競爭更激烈的地方往往意味著更多高水平的管理人才的聚集。

    帶動城市旅游體驗躍升的前沿力量,總是優先向展現出巨大消費潛力的城市聚集。一個具有良好人口覆蓋基礎、交通條件和消費水平的城市圈往往能吸引更多主題樂園、精品住宿等文旅內容前往尋求機會,具影響力的高品質創新項目更有可能在其中誕生。

    以嘉興為例,它在2小時內可以通過高鐵或汽車抵達上海、杭州等11個城市,覆蓋超過8000萬人口,公路圈所覆蓋人群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值達到5.81萬元。

    中部地區的高鐵網絡成熟起來之后,群內城市的旅游潛力得到了更大的開發。比如長沙與周邊的城市,通過高鐵的連接,在2小時內可以到達的城市從公路時代的4個增加到了18個。而若統計整個長江中游城市群內各城市的2小時交通圈輻射力,鐵路網絡的人口覆蓋平均值是公路圈的2.8倍。

    在多個城市群里,潛在游客指數最高的往往不是商業魅力排行最強勢的城市,而是些在核心城市附近,既可以覆蓋特大城市人口、又有更多相對低成本創新空間的地方。這些城市里,更多像嘉興烏鎮戲劇節、湖州莫干山民宿群這樣的優質內容才有希望被培育出來。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周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未登錄用戶
    全部評論0
    到底啦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
  • <em id="vkfnx"><ol id="vkfnx"></ol></em>

  • <em id="vkfnx"></em>